第一卷 第1章 妖孽之妃

首页

“皇上,芳妃娘娘一直在为自己叫冤,不肯就死,还撕毁了白绫……”颤颤巍巍的声音,发自低头躬身的太监。

大覃国的国君覃沨远,剑眉俊目之间凝满戾气,从牙缝中吐出刀刃般的字音:处死!

一道圣旨,二名皇宫暗卫杀手已到门前。

芳妃沥血喊冤,“为什么要处死我?皇上!我是冤枉的,那怪物根本不是我生下的,绝对不是!绝对不是!有人在陷害臣妾……”

在芳妃入宫这一年多来,她知道自己没有得到皇上的宠爱,但皇上很重视她,仅仅因为她怀了龙胎,皇后与几个嫔妃所生的都是公主,偏偏没有男孩儿,只有燕妃生的是皇子,但小皇子如今已夭折,覃沨远将新的希望全都寄托在芳妃身上。

任何人都没有想到,芳妃所诞生下的不仅不是皇子,甚至根本不是人!而是只小狐狸,当宫婢将狐狸呈现给覃沨远时,覃沨远惊怒得当场掐死狐狸幼崽,几乎掀翻了龙案。

顿时,谣言风起,大家都认定芳妃是个妖女,柳黛芳的“妖妃”之名从此被纷纭传开,她自己却根本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但她知道,自己绝对是被冤枉的,在她诞下孩子的那刻,就昏了过去,等不久醒来时,发生的事情让她无法置信,襁褓中的男婴变成了狐狸幼崽,大家惊呼:妖孽!妖孽。

嫔妃们的嘲笑、皇后的质疑,这都不算什么,覃沨远的狠心绝情,才是让何树芳最痛苦锥心的事,她的几次解释被冷冷挡了回来,她要求追究此事查个明白,拖着虚弱的身躯在殿前泣血长跪求见,皇上却根本没有理会。

置于冷宫几天后,白绫一段,伴随着圣旨来到眼前,她终于绝望,亲手撕毁了白绫,沥血喊冤,却知道就算死,也挽不回覃沨远的心。

“用不着喊冤了,柳黛芳。”清戾中含着讥诮的声音响起,燕妃飘然而至,冷冷的盯着绝望中跪地未起的柳黛芳:“你就是个混到皇上身边的妖孽,皇上早已查得清清楚楚,那天根本没人动过手脚,狐狸明明就是你生下的,像你这样的狐狸精,皇上处死你还算便宜了你。”

柳黛芳转望向她,见到她眼中的讥诮,感受到她话中的残忍冷意,绝望的心犹如再被重重一击,呆呆的定顿半天,忽然仰头狂笑了起来,凤钗落地,乌发披散,凄厉而狂纵的笑声,含着泣血的屈辱与仇怒,让燕妃听了也不禁为之微微失色。

“想联手逼死我吗?好!好,就算今天我死了,做鬼了也不会放过你们……”柳黛芳的狂笑中伴随着激荡的鲜血,点点滴滴洒下,暗卫侩子手已手起刀落,干净得不带一丝迟障。

云灵萱的意识终于渐渐复明,但发生的这一切仍然在脑海中徘徊不去,犹如噩梦般,自己是被这个噩梦吓醒过来的吗?当她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后,就知道这些并不是梦,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,只不过是发生在自己的前世,她忽然意识到,原来,自己复活了,重生了!

前世名叫柳黛芳,今世叫为云灵萱,对今生的记忆反倒不太清楚,云灵萱是什么人?好像是太尉的小女儿,倒也算是个尊贵的身份啊,然而……

“小姐,该吃早膳了。”耳边响起某老妇的声音,饭菜已摆上檀木桌。

这间屋内,除了床榻与简单的案椅,几乎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,榻椅的木质与装饰都颇为华贵,整间屋子的陈设却简陋得可怜。

更悲催的是,云灵萱发觉的手脚都被铁链系住,锁在椅背上,无法行动,只要稍微一动,沉甸甸冰冷冷的黑粗铁链就会向她坚决抗议,向她宣判着她的自由已被剥夺。

怎么回事,自己不是云太尉府的千金小姐吗?像犯人似的被锁着是为哪般?

云灵萱满头黑线,眼冒金星,气不打一处来,烟尽从七窍生,瞪大了水润润的双瞳,冲老妇叫喊:“哎!喂!快给本小姐解开链子。”

老妇听到云灵萱的怒喊,眼皮子都没撩一下,只是陪笑着说:“不妨不妨,老奴喂小姐吃东西就行,小姐用不着自己动手。”

云灵萱气得小脸儿胀红,搞毛线啊,前世穿越成为不受宠而冤死的皇妃就罢了,好不容易得到上天的垂怜,重新活过来了,怎么还是个失去自由之身的女犯?明明是千金小姐!

“为什么锁着本小姐,快解开!你们好大的胆子,不怕我告诉爹爹么?”

云灵萱已经大叫大嚷着开始发威,那老妇却好像早就看习惯了,并不以为意,只一句话就让云灵萱几乎哽住:就是老爷让人将您锁起来的,小姐冲着老奴发怒也没用呀,等您的病情什么时候好转了,老爷才会解开您……

云灵萱顿时愕然了,“病?你说我有病?”

老妇认真地回答:“是的,您有病,并且还是很可怕的疯病。”

云灵萱怔了怔,随之又恼怒了起来:“你才有病呢!”

老妇也不理会云亦萱的叫喊,自管将食盘端到了挨近云灵萱坐椅的小低案上,这样距离云灵萱比较近,方便好去喂她进食。

云灵萱才吃进半口米饭,就猛然掌嘴,全都喷了出来,并且是喷在老妇的脸部,老妇轻微呀了一声,稍稍后退,以衣袖拭了拭,拭尽米粒,并没有生气,反而感叹着说:“果然,小姐您的病还没好,看起来似乎更严重了……”

云灵萱气得舌头要打卷了,以娇滴滴的声音吼叫着说:“我是个正常人,你们怎么当我是疯子?再这么下去,本小姐不疯要给你们逼疯了。”

老妇柔声说道:“小姐,您先耐心等等,老爷很快就会请最好的大夫过来给您看病,从昨天到今日,来的那些庸医们都打发走了,方神医因为住得远,所以得明晨才能赶过来。”

云灵萱咬了咬牙,“好吧,等大夫来了,就能查出我有病没病了,现在说了你们不信,那就等大夫来验查。”被锁住的滋味真不好受,她的四肢都被牢牢锁在铁椅上,虽然铁椅上垫了厚厚的软锦,但还是让人无法忽略那坚硬冰冷的触感。

上一章   下一章

仅需0书券

即可解锁所有章节,畅读全本

连续阅读1天,赠送30书券

连续签到3天每日可获得50书券哦~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1.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2.点击公众号菜单栏【继续阅读】里面有您正在看的这本书

公众号内众多精品小说任您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