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棺内苏醒

首页

沈宁兮睁眼,入目一片漆黑,伸手一摸,愕然发觉自己竟然身处在密闭的四方空间里,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难闻的腐味。

刚经历完枪战,甚至子弹擦过时的耳鸣反应还在,可她下意识摸了摸周身,除了浑身上下挂着丁零当啷的金银饰品之外,什么武器都没有,她的枪呢?

“该死,这是什么地方?”沈宁兮低声咒骂,试着挪动一下|身体,却撞到一个硬邦邦的物件。伸手一摸,光滑的丝绸触感,上面绣有“喜”字纹样,而这丝绸包裹之下的竟然是一个没了生机的死人。

也不知道棺内这具尸体被摆了多少天,已经开始发腐,这种味道萦绕在这密闭的棺材中,令人恶心作呕。

沈宁兮伸手去顶棺盖,才发现整个棺身早已被钉死,从里面根本就打不开。棺材内的空气本就稀少,若是没有外力打开棺材,她在里面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。沈宁兮苦笑,自己没有在调查军火走私案中被炸死,不会就这样窝囊的被活埋了吧!

“吉时到!上供果!”

沈宁兮冷静下来,听得一阵凄厉的唢呐声由远及近,传入耳中却是闷声,棺材外头有些喧闹,像是极为复古的在举行某种仪式。

礼官朗声诵读礼文,音色绵长,“……天妒五皇子……得将军府嫡女沈宁兮冥葬合婚,实之为幸……期盼一同归去,冥界执手,结发之情,此生不变。”

“叮铃铃——”那人说一句便顿一句,长长叹息一声之后必有铜铃声起。

沈宁兮?这不是在叫她吗!

猛然间,脑海中如醍醐灌顶一般的袭来身体原主的记忆,沈宁兮才后知后觉的知晓,在那次军火走私案中自己的确是被炸的尸骨无存,竟然魂穿到了架空的南楚国,成为了将军府的长房嫡女。

然而更让沈宁兮心惊的,是她此刻的处境。

很明显,外面举行的仪式便是为原主和已故五皇子举行的冥婚。在所有人眼中,嫡女沈宁兮已经死去,今日等待她的无非两种结果。要么在棺内活活被闷死,要么“死而复生”被众人当做妖邪活活烧死。

可她偏偏不信这个邪,就算是粉身碎骨,也要杀出第三条路来。

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”

“救命!”

沈宁兮使劲的敲击内棺,试图引起注意,可唢呐之声悠长,回荡在这墓室之中,将别的声音掩盖了下去。

“皇儿尚未婚配,竟不幸离世,朕心痛不已。护国将军嫡女沈宁兮,听闻此事,忧思郁结,竟一病不起,随你而去。朕感念沈女情深,特予她冥嫁入府,封为正妃。夫妻合葬,以全礼数。百年流传,方为佳话。”

一字一顿,沉重至极。

没有人看到,此刻杀伐决断的皇帝眼中,竟然噙着泪水。

“父皇,五弟故去,儿臣也深感痛心。往日兄弟嬉戏打闹的场景由在眼前浮现,只是人死不能复生,望父皇保重龙体。”二皇子白沐宸宽慰道。

皇帝长叹一声,“没想到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,一如当年在襁褓中夭折的大皇子一般,令朕痛心啊!”

“父皇爱子情深,若是五弟泉下有知,必感欣慰。如今他佳人在侧,共枕长眠,想必黄泉路上,也并不孤单。”说罢,白沐宸的视线落在那做工精巧的金镶楠木棺材之上。

“救命!”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棺材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,沈宁兮慢慢有了头晕目眩,胸闷气短的感觉,但她还是不停的撞击棺椁。若是不能成功引起旁人的注意,那么今日,她必死无疑。

“救命!”

“砰——”

在沈宁兮的全力撞击之下,那沉重的楠木棺材,竟然有一丝被撼动的痕迹。目光落在棺材上方的白沐宸,眉心不可察觉的一皱。

再三细看,那密闭的棺椁竟然微微颤动,在礼乐声下,似乎还藏着颇为奇怪的声音。

白沐宸下意识的上前几步,想要查探个真切,却被常公公一把拽住,“二殿下,皇上问您话呢?”

这时,白沐宸才如梦初醒,赶紧解释,“父皇,儿臣方才恍惚中以为五弟的棺椁有异动,情急之下想要上前一探究竟,还请父皇恕罪。”

皇帝大惊,即刻命令礼乐停止。

整个墓室之内,上至皇亲贵胄,下至臣子侍人皆不敢言,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墓室正中的金镶楠木棺材之上。

听见墓室之内礼乐停止的沈宁兮,更是拼命的撞击棺椁。只是早已力气用尽又极度缺氧的她,只得用额头代替手掌,以求死之态求救。鲜血顺着她的额间留下,但是她不在乎。

她要的是,活下来。

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”

从棺内传来沉闷的撞击之声,此刻在这鸦雀无声的墓室之中,显得有几分诡异。

“救命!”沈宁兮叫到沙哑的喉咙,早已发不出字正腔圆的字调,听起来倒更像是来自幽冥地狱般的叹息之声,回荡在这墓室之中,直听的人双脚发麻。

一副死人棺中,如何会无故传出这等骇人的声响,如此诡异,此事必妖。

适逢墓室之内刮起一阵冷风,礼官一时腿软,双膝跪地,拿着礼文的手颤抖不已,却仍旧有条理的说道:“皇上,这阴风来的古怪,只怕棺内已经生变,五皇子妃她恐是……诈尸了。还请皇上降旨速速吊棺,封闭墓门。”

墓室中央吊棺悬葬,乃是南楚皇室才能用的墓葬之礼,意为死后也要尊受后人敬仰悼念。

“父皇,礼官之言,儿臣不敢苟同。棺内之事,若不调查清楚,日后将会成为一个悬案。棺中生变,妖妃作祟,这等谬论倘若流传出去,口口相传,不知会荒唐成何等言论,实在有辱皇室威严。儿臣恳请父皇下旨开棺查验,以证皇室之名。”白沐宸进言。

“皇上,切莫开棺。”礼官悲呼,重叩首,眼睛盯着那“蠢蠢欲动”的棺材,背后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父皇……”

上一章   下一章

仅需0米粒

即可解锁所有章节,畅读全本

连续阅读1天,赠送30米粒

连续签到3天每日可获得50米粒哦~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1.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2.点击公众号菜单栏【继续阅读】里面有您正在看的这本书

公众号内众多精品小说任您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