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第1章 前世

首页

裴翎从身后掐住韩吉怡的脖子,面色有些狰狞。

“你把孩子还给我!我的孩子!”

韩吉怡呼吸困难,脸色发青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霍锦修进门来就看见裴翎发疯的这一幕,微微皱了皱眉头,上前去拉裴翎。

裴翎的力气很大,死死的钳制着韩吉怡。

虽然她疯了三年,但是和大多数歇斯底里的疯子不同,裴翎一般都很安静。

她很少有这样疯狂的时候,而今天之所以变得这么疯狂,无非是因为韩吉怡的到来。

当初她怀孕七个月的时候,就是被韩吉怡推下楼梯,孩子胎死腹中。

“裴翎,乖,放手,孩子在这里。”

霍锦修抓起裴翎时常抱在怀里的布娃娃,一边哄着裴翎一边去拉裴翎的手。

裴翎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珠子呆滞的看着霍锦修,疯狂从眼中退散,她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力气,被霍锦修拉开了。

她抱着布娃娃,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我的孩子,我一个人的孩子……”

霍锦修心里有些难受,裴翎的眼睛很好看,是一双天生含笑的眸子,明亮清澈。

以往她总是用这双眼睛深情的看着他。

然而现在,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人,也没有他。

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只有那只布娃娃和她相依为命。

他想抱抱裴翎,都成了奢侈。

裴翎像幽灵一般地往自己的房间去。

然而这时候,缓过气来的韩吉怡却咬咬牙站起来,突然抄起走廊上的摆件花瓶朝着裴翎的后脑勺砸去。

霍锦修接住倒下去的裴翎,那双深邃冰冷的目光有些骇人的看着韩吉怡。

“谁准你对她动手的?!”

霍锦修一巴掌把韩吉怡从楼梯上打了下去,然后抱着裴翎匆匆回房,吩咐佣人叫医生过来。

裴翎后脑勺的血已经止住了,家庭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对霍锦修说:“带她去医院照个片吧,情况不容乐观。”

裴翎在医院失去孩子,所以一到医院她就会发疯,这三年,霍锦修从未带她到医院去过。

但这次却不能不去。

裴翎足足睡了一个月才醒过来。

她醒来的时候,霍锦修坐在床边,衬衫不知道多久没换了,不修边幅,和平日里那个贵气优雅的霍少相去甚远。

他唇轻柔的落在裴翎的唇上,说:“裴翎,你怎么还不醒?”

裴翎闭着眼睛,像是从未醒过。

霍锦修叹了一口气。

下午的时候霍锦修公司有事,离开了医院,裴翎这才睁开了眼睛。

她的眼里已经没有疯狂和呆滞,只有一片清明。

她也没有想到,韩吉怡这一砸,把她从浑浑噩噩中砸清醒了。

晚上霍锦修再来医院看裴翎的时候,裴翎已经离开了。

一周后,霍锦修接到了来自C城打来的电话。

“霍先生你好,请问你认识裴翎小姐吗?”

霍锦修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身子都紧绷起来,很干涩的吐出两个字,“认识。”

“裴小姐现在正在C城市医院抢救,如果你是她的家属,希望你能过来一趟。”

裴翎疯癫的三年里,曾有一次跑出去,霍锦修差点没找到。

那以后,霍锦修就在裴翎所有的衣裳上都弄了块小牌子,上面写着他的电话号码和霍先生三个字。

助理进来的时候,电话已经挂了许久,但霍锦修仍旧捏着电话一动不动。

裴翎是去C城旅游出事的,景区意外发生的时候,她为了救一个小女孩子被高空落下的石头砸中了头部。

霍锦修连夜飞到C城的时候,手术结束,医院对着霍锦修摇摇头。

霍锦修冲进急救室,脚步已经有些踉跄。

裴翎身上干干净净的,她本来闭着眼睛,听见脚步声,将眼睛睁开。

看见霍锦修,一下就笑了。

霍锦修声音微微有些发抖,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为了救不相干的人而放弃自己的生命?”

霍锦修看见她的唇张张合合,蹲下身靠近她的耳边,才听见她说:“那个孩子,我看见她的时候,就想起了我的孩子,如果她没有死,也应该那么大了,如果她没有死,我大概想要长命百岁……”

三年前,裴翎曾经怀过孕,七个月的时候,韩吉怡找到她,两个人发生了争吵。

韩吉怡推了她一把,她从楼梯上滚落下去,造成了大出血被送到医院抢救。

在医生问到保大人还是小孩的时候,霍锦修说保大人。

最后孩子没了,听说是个女孩子,裴翎还没有看见那个生下来就断气的孩子,孩子就被院方处理了。

这是压倒裴翎的最后一根稻草,自此之后裴翎开始精神恍惚,最后更是在得知一切真相后,彻底疯癫。

“其实我死的时候,很不想看见你的,既然你来了,我还是想跟你说些话……”

“霍锦修,我十八岁开始爱你,二十岁被发现不是裴家千金,失去了爱你的资格,二十五岁裴家让我报恩,让我嫁给周岩,我去找你,你当时对我说了什么?我有点忘记了,不过那时候我已经对你心灰意冷,我一心一意想要做好周岩的妻子,可是二十六岁的时候……”

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,霍锦修死死的捏着她的手掌。

裴翎笑的有些眼泪都出来了,“二十六岁时候,你把我当成了韩吉怡,和我发生了关系,我以为孩子是周岩的,告诉周岩,周岩说从来没有碰过我,然后和我离婚……”

“快二十七的时候,我的孩子没有了,韩吉怡说你为了摆脱我的纠缠,才向裴家提议让我嫁给周岩的,她说她推我,也是因为霍家不能有一个私生子,她说你爱的是她,然后我就疯了……”

人是很奇怪的生物,可以忍受自己所爱的人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,总觉得那些伤口没什么的,只要在没人的时候舔舐两口,那伤口就会慢慢的好了。

可是旧伤添新伤,伤口永远都无法愈合,总有一天会彻底的撕裂开来,让人痛不欲生。

她恨霍锦修恨到发疯了,困在自己的仇恨里把自己困疯了,一疯三年。

而那些她所痛恨的人,却依旧活的好好的。

她不知道霍锦修出于什么心理,并没有把她送进精神病院,而是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别墅,照顾了她整整三年。

“霍锦修,你不是一直好奇我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左撇子吗?”

她的脸很干净,没有一丝的血迹,笑起来的时候明媚好看,却再也没有十七八岁时候鲜活的样子了。

“我是为了救你啊,你十五岁的时候被绑架,把你救出来的那个人是我不是韩吉怡,我的手被玻璃割伤,伤了筋,不能弹钢琴了,也不能写字了,霍锦修,我为了爱你体无完肤,如果有下辈子,我不想爱你了,也不想恨你,跟你做个永远没有交集的陌生人就好了……”

裴翎一直在笑,直到死的时候,脸上都带着笑容。

那解脱的笑容,刺的霍锦修的心脏一阵痉挛,他全身颤抖,死死的看着裴翎。

“裴翎,你醒过来,你醒过来……”

然而那个曾经鲜活而固执的爱着他的裴翎,在他的面前一点一点的枯萎,最后终于死了。

霍锦修抱着她冰冷的身体,从胸腔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哀嚎,“裴翎,裴翎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上一章   下一章

仅需0米粒

即可解锁所有章节,畅读全本

连续阅读1天,赠送30米粒

连续签到3天每日可获得50米粒哦~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1.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2.点击公众号菜单栏【继续阅读】里面有您正在看的这本书

公众号内众多精品小说任您选